• 愿用人间不老的情 爱着洪江这座沧桑的城 (图文 )

  • 时刻:2019-02-18 23:53:33  来历:来自于网络  作者:美篇-简

一向想去洪江古城,总因许多的尘事将心思停滞。这次周末让我有幸却了心中那份持久末端的缘。初冬的湘西早已多了几分萧条和薄凉,早上七点半动身,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咱们就已从芷江跑到了洪江古城。洪江古城主张于宋代,鼎盛于明清,没落于解放战争时期。

 

明清时期,因“扼西南之咽喉而控七省”的得天独厚的水运位置,这儿成为湘西南最重要的驿站和富贵的商埠,运营的洪油、木材,鸦片、白腊等名躁一时,是其时西南重要的商业都会,享有 “湘西明珠”“小南京”之美誉。古城在沅水与巫水交汇处,选用阴阳八卦理论和传统修建形式,量体裁衣依山傍水而建,错落有致,层层而上,在山腰呈扇状铺开。整座古城与远处的自然风光融为一体,相辅相成。

 

穿过陈腐陈腐的木质牌楼,迎面便是“福全堂”药号,这斗大的三个字在白墙上清晰可见。两米见高的朱漆货台正对店门口,后边是一排摆放规整的青瓷药坛,高高的格子药橱陈设东西大惑不解。走至门口,即被掌柜一般装扮的男导游一个揖迎入店内。只见他含笑抱拳作揖的说明:“这儿虽然是一个药店,但卖药不是主业,出售烟土(鸦片)却是真的。”说着一回身,顺手指向右侧,只见广大的货架上,摆放着相同黑乎乎的东西。那便是鸦片的制品,俗称“福寿膏”

 

 

随后又来到左前方的杨三凤商行,昂首见高墙上方一块青石块上刻有“杨三凤堂墙垣”的字样,简略几字显着的看出旧时古城的商人对自己工业已有了一种清晰的产权区分,就相当于地界,这样的标记在古商城里简直每栋古修建都有。

 

出了这家店门,沿着一条青石板铺就的细长大街拾级而上,在拐弯处遇见了“宋家巷” 。这是其时姓宋的商人聚在一起运营瓷铁业的经商场所,前面还无缺的保存着其时的“协和瓷器店”。宋家巷是洪江以宗族利益为中心,血缘体系经济的典型代表。联络到洪江地缘体系经济的典型——同乡会馆 的很多存在。能够说:洪江古商城见证了我国商业经济由血缘体系经济向地缘 体系经济的过渡与转型。

 

 

 

夹在挺拔的封火墙之间的青石板错落有致,逶迤向前。古街弯曲迂回,冲巷互通,弯曲弯曲,深邃幽静,行人廖廖。迷宫相同的城内巨贾巨绅的宅第漫山遍野,宅第多为两进两层或两进三层名叫“窨子屋”的修建,按“井”字构建,四周为青砖砌的封火高墙,房屋青石垒脚,黛瓦灰墙,飞檐翅角,重楼叠院。

 

随意走进一个院子,都可见古拙高雅,檐牙高啄,雕梁画栋。一些雕花窗下摆有四方的八仙桌,两把花梨太师椅,桌上摆有青花瓷的茶具,似乎房子的主人刚刚脱离。云纹把戏的窗棂、格扇、精巧的门雕与栏杆,极尽悠扬、潇洒,高雅中透着俭朴。这些老宅第交融了徽派和江南民居的营建法度,又有明显的沅湘特征,令人感受着天人合一的调和,体现出我国古代修建艺术的极致。装修与构架尽显气度,无不体现出古商城的贵气与赋有。白色墙体通过年月风雨的腐蚀早已光怪陆离,頹唐脱落,苔藓漫生;嵌满铁钉的大门,锈迹斑斑,印痕累累,破落陈腐。

 

 

一缕薄薄的阳光漏过天井,轻洒在天井中心长满青苔的石质和平缸上。和平缸可蓄水防火,兼欣赏养心之用。它正面为鱼龙改变图, 是洪江商人最为喜欢的一幅图,涵义商海沉浮,改变无常。在流金淌银的商界,不时暗潮涌动,处处充溢应战,贫富之间的改变犹如鱼龙之变,捉住商机,倾刻间能够暴富,运营不妥也会千金散尽,一贫如洗。

 

鱼龙改变之道实为经商创业之道,富含了很深道理,被 洪江商人奉为经商诀窍。“里仁为本”“家风洁白”的字样也被洪商将其镌刻在门楣之上,可见旧日洪商也考究仁德之美,信义之诚,儒商之道。建于光绪年间的美孚行是其时的洪江商业巨子梁湘帆所开的,当年这儿除掉出售洋油、磷寸、及小百货外还收买我国传统的茶吐、丝绸、瓷器等土特产销往国外,就相当于现在的进出口公司。可见当年商贸之昌盛。

 

 

循着古城遗址,静静的走,淡淡的寻找,不觉已来到了被列为重点保护的修建物的“绍兴班”。此处曾是清代高档倡寮“堂班”之一,专供其时的豪商巨贾、达官贵人文娱,其间妓女多为高档艺妓,才貌俱佳,拿手琴棋诗画。整个修建三进三层,走道关闭,分隔有致,隐蔽性强。每层均单开收支道口与楼梯,称为“暗道”。

 

现在的“绍兴班”已修旧如新,古色古香,灯笼高挂,虽是青楼,但安置的却还高雅。后庭摆着几排长长的木板凳,早已坐满游客;几位扮相柔美的女子正在中庭随歌而起,妙曼多姿;看完扮演,来到前庭,只见堂中牌位上供奉着“青楼鼻祖”管仲的画像,画像大惑不解是一幅对联“子曰食色性也,诗云君子好逑”。

 

 

 

年月如水,年月早己悠然。历经沧桑,这座尘封千年的古商城在明清时期就已构成了以丝绸布庄街,金融一条街,油号一条街以及当年的“烟花柳 巷”青楼烟馆一条街以职业或宗族为主的“七冲、八巷、 九条街”的格式,古城内平直之路称之为“街”,沿山谷而建的称之为“冲”,街和冲之间构成的小路称之为“巷”.城内有各种商行,钱庄,洋行,会馆,作坊,店肆,烟馆,客栈,青楼,戏台;

 

民国时的书院,报馆等近400多幢,仍原汁原味的近乎完好的保留着明清的贩子日子,徜徉在如迷宫一般的“七冲八巷九条街”中,我认为走进了韶光的地道,回到了那商贾聚集的明清两代,模糊间模糊还能听到过往商队那短促的马蹄声和四处喧嚣的叫卖声,眼前确似一幅直观的明清、民国社会的贩子全貌的“清明上河图”,让人真切地感受到什么叫“恍若隔世”!

 

 

 

透过青瓦白墙,暗哑的黑色木房,残损的照壁,斑斓的城墙,空荡的天井,挺拔的阁楼,门庭中摆放的几张雕花桌椅,图画精巧风格各异的和平缸,老韶光滋味被浓浓的锁在这幽静的院子里,似乎时刻从不曾消逝,远处似传来一声百余年的叹气,朦朦胧胧间,让人看见了富贵的背影,它一向徜徉在陈腐的巷子和每一间陈腐的窨子屋檐下,从未曾离去。

 

旧日烟馆中紫红的烟枪,荷风院中粉红的帏蔓,小戏楼悠扬悠长的越曲,忠义镖局里寒气逼人的大刀,仍然在年月的风中叙说着它们各自的前尘往事,从前的风花雪月在韶光的清浅里翩跹而过,陨落在韶光深处的是今日无限的沧桑与孤寂。院子深深,高墙犹在,富贵早已落尽,豪门却早已换了寻常人家。长巷的转角,一株野菊花兀自开在冷清的墙头,在淡淡的风中,低诉摇曳的心思。

 

 

就这样沉醉在年月的慢韶光里,用手机镜头捡起一地的沧桑,走过悠悠的洪江古城。它虽比不过凤凰的喧闹与张扬,也没有乌镇的水润与清丽,但这座最具匠心没有过度开发的原生态的古城,不争不抢,不喜不悲,静看游人过客,来来往往,不问聚散。粉墨红尘中,伴清风明月,随四季流通,任古风遗韵,让年月打赏,安立于湘西青山秀水间,给世人以千帆过尽之怀想!

 

 

我愿用人间不老的情,爱着洪江这座沧桑的城。

 

 

网友谈论
网友谈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观点,并不标明777.com网赞同其观点或证明其描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