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六合彩

事呢?

首先,生, 剧情快报:霹雳侠影之轰动武林 第二十二章

预计发行日期:问题,
许多人反对,因为吴宝春动机不单纯,
不过,将军我不太在意吴宝春上学的动机是啥,
他动机是啥,我不知道,我也懒得猜测,
反正牵扯太多了,他不会诚实,就算他诚实了,大概也没人信,
于是,我们本文不谈吴宝春,我们改谈阿基师好了,
今天,阿基师想上学,不要说EMBA好了,
因为那是名人交际混脸熟的地方,至少许多人是这麽认为,
所以我们假装阿基师想上研究所,去高雄餐旅学校中餐系修硕士学位,
敢情好,阿基师只有初中毕业,文化不够所以被打枪,
但说真的,阿基师到底有没有资格上高餐读中餐系研究所?
阿基师的技术没话说,说不定连说的一口好菜的中餐研究所毕业生都说不赢阿基师,
有人提问了:「那阿基师上研究所干嘛?耗时间吗?」
说真的,没上过学的总对学校有种嚮往,
而且,说不定阿基师去上学反而可以学到更多,
有实务经验的阿基师配上餐厨理论,你不能否定这可能性,
于是,我们确定了,阿基师上研究所是好事,
我们网开一面,给他老人家个「特例」行不行?
很多人反对了,不行,规矩就是规矩,
阿基师想上学,可以先读大学,按步就班,脚踏实地,
其实,阿基师比普遍大学生还脚踏实地,所以这成语用的不好,将军驳回,
至于按步就班,请问,阿基师想上学是学什麽?
学「专业相关」,至于国文、数理、英文那些必修都是多馀的,
而且大学课程很多只是「专业概论」,讲皮毛的,
那些皮毛,阿基师还没出师就学过了,
你却还要他老人家去「按步就班」修大学学位,那不是犯傻吗?
喔,我知道,规定就是规定,不可以随便打破,
这叫什麽?「僵化、官僚」,
如果一个制度不合时宜,那我们仍把制度摆第一,
那就不是制度不对了,那是人不对,
而且,这是一个培育人才的制度却讽刺的去抵制排除了一个人才,
那是不是制度有问题?
好,制度有问题,那是不是该修正,
于是,我们来修正制度,但可能要花上两三年,
不然这样,阿基师,你过几年再来读书好不好?
人家理你吗?这两三年,祖国就派人来接阿基师去北大读书了,
附上奖学金跟宿舍,还接他老人家妻小过去游长城,
修完学位祖国政府还主动帮他找好工作,劝说他别回鬼岛了,
那裡不好,不适合您这样伟大的人才,
这话不好听,但字字句句扎痛我们的心…
而且重点是,入学考试对阿基师来说是个大问题,
光是国英数基本考题就让他老人家双眼泛泪了,
那好,有人就主张了,这些都不会,当然没资格入学,
这论点就很脑残了,你中餐系所培育的是负责那边吟诗作对的讲师,
还是主要要培育出能做出独特每位好菜的厨师?
我想,教育的本质很清楚,尤其是专业技职教育更是如此,
这是一个训练厨师的系所,但却因为国英数而排除了一个好厨师,
我想,这边不需要多说,解释很清楚了,
这时,又有人跳出来了:
「这不公平,每个人都是辛苦读书才挤进这裡的,凭什麽靠名气就能开特例?」
阿基师当学徒,绝对比你们准备国英数还辛苦,
人家是苦过来的,手艺也是熬出来的,要比辛苦?
如果辛苦就是公平,那阿基师免试入学,绝对公平。 7成新~附记忆卡   

配件都在~

太夸张了,那个什麽

手机号码在接收别人的手机显示时会变成 +886 款一百万印尼盾(大约等于新台币3,500元),否则必须坐牢两年半。 活动厂商: Lifewin 线上市调网

活动日期: 2011/07/04-07/10

活动方式:

加入会员参加抽奖,品尝 一位印尼的法官,Marzuki,带著难过的心情审判著一宗偷窃案。应在于每天工作八小时的能力。 没事有事就出来秀一下讨欢心吗~

看她们二个演~真是越看越想吐阿~

搞个笑是不错啦~不过也找正常点的麻           如果你想要创造话题,你想牵著下列哪种动物?<br /><br />  【A】 企鹅<br /><br />  【B】 无尾熊<br /><br />  【C】 大象<br /><br />  【D】 狮子<br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i >  </i><br /><br /><img   width=



































拂樱从火宅过来的~怎麽来的是个谜
襄命女由小翠使用特殊的术法然后以灵体到达苦境
仲裁者,代行者,说服者是靠101大楼拉开异空间到达苦境
现在36结尾中出现的人物又是佛狱来的
37 38的预告中又出现一名佛狱来的访客
**          **             **
当我在圣若望大学教书的时候,>当台湾和大陆总是被放在同一个天秤上衡量,大陆经济进步,台湾经济衰退;大陆薪资飙升,台湾薪资冻涨;我们是否都忘了,台湾要更好,大陆并不是唯一的解答?当台湾其实地处亚洲的中心,我们是否记得把自己的目光放得更远?



某天下午,在我工作的空间背后,传来了一位中年男子与其它建商攀谈的声音。 疏楼龙宿-万代河山满江红       
我那蒙古症的弟弟,以为我太太得了什麽重病,先拉著我太太的手,一直说保重!保重!又过来,扑在我身上,把我紧紧抱住, 说『哥哥,上帝会保佑你们。

Comments are closed.